記憶高考往事

記憶高考往事
導讀:1957年夏,我高中畢業參加全國統一高考,那一年是錄取名額最少的一年。

1957年夏,我高中畢業參加全國統一高考,那一年是錄取名額最少的一年。

1957年是我國國民經濟處于調整、鞏固、充實、提高的一年,由于1956年經濟過熱、發展過快,各方面都跟不上發展的形勢,出現了不協調的局面。因此,必須放慢步伐進行調整、壓縮。這就是歷史上稱之為“馬鞍子”形勢的一年。

正值這一年我結束了快樂的、無憂無慮的中學時代,躋身于高考的行列。那一年全國大學招生總數為十萬零七千,這個數字比上一年的1956年減少近一半。我們面臨著嚴峻的考驗,它意味著多么緊張、多么殘酷的競爭!這是我們人生的一場戰斗。

從小學到中學,尤其是三年高中困苦的日子,真正是“十年寒窗”的艱辛。家庭的寄托、個人的理想鞭策我、激勵我,唯有發奮努力、拼力一搏?计趤砼R,我懷著無比緊張而激動的心情,滿懷信心地走進了考場。

七月的南昌正值酷暑季節,但對考生來說,頭腦要特別的清醒冷靜。我知道這里是較量的戰場,這里是通向大學的必經之路,它將決定人生的命運。所幸我終于以較好的成績金榜題名,成了這十萬七千中的一員,成了“天之驕子”。

填寫志愿時,我曾想學文學,以發揮自己所長,這也是我的最愛;我也愛好繪畫,也想報考美術學院。但聽人說:學文學和美術的畢業后大多都是分配當老師。由于我性格內斂、不善言辭,所以就放棄了。

我的同班好友陳恕仁邀我一起填報醫學,所以我的第一志愿就是湖南醫學院。人生中總是充滿了偶然和機遇,因為許多事與緣份有關。我這一生能從事醫學事業,也算是機緣巧合。

接到湖南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,我憧憬起拉開大幕的大學生涯,興奮不已。

九月初,我帶著對家人的深深牽掛和思念離開了南昌,離開了溫暖的家,離開了親愛的爸爸媽媽。老母親為我精心準備了四季的衣服、被褥和日常生活用品,考慮得細致周到。

我不禁想到孟郊的詩《游子吟》:慈母手中線,游子身上衣。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。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。出發的那天,年邁的父母乘坐三輪車親自把我送到火車站月臺上,我看到爸媽兩鬢的白發在風中顫抖飄忽;疖囬_動時,我再也抑制不住情緒,淚水瞬間模糊了雙眼;疖嚌u漸駛遠了,二老仍佇立在站臺上向我遠去的方向翹首眺望。

經過一天長途車的顛簸,在華燈初上的傍晚抵達了長沙。我終于跨入了大學的校門,開始了新的學習和生活。

我們的學!厢t學院,是全國久負盛名的學府,享譽國內外的“湘雅”,我也是沖著“北協和、南湘雅”的名聲,從南昌考入這所心中崇拜敬仰的學府,我夢想中的大學。內心的激動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對未來充滿著憧憬與向往,我決心一定不能讓這五年時光虛度,學好本領,將來做一個像白求恩一樣救死扶傷的白衣戰士。

 

   (作者雷良標,炎陵縣人民醫院退休醫師,現年84歲,系千金藥業員工雷莉之父)

分享到:
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出水